西安百耐胶带厂

20年胶带制品专业制造商
中国行业十佳诚信企业、质量、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186-2920-9272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公司新闻

包装胶带生产包装胶带厂商人间丨当一个“00后”商人把“希望”印刷在透明胶带上

发布时间:2022-07-21来源:西安百耐胶带厂

某电商平台,包装胶带生产正亮胶带店经理柴天晴盯着卖出去的希望胶带,觉得有些不对劲。马上,他用客服的身份提醒道:“您好,看到您刚刚购买了一些希望胶带,其实可以用优惠券的。”

一件小事,让柴天晴感动至今。“因为制作希望胶带的初衷不是盈利,包装胶带定购这条路走到今天不容易,能有更多人看见并支持我们,我觉得非常值得。”

而在柴天晴那里,一卷卷胶带变成了一条条纽带,串联起失踪孩子的回家之路。“我们把失踪儿童的信息印刷在胶带上,用它们包装快递,顺着物流,传播到全国各个角落。”

他叫蒙朝阳,4岁,失踪于2019年2月2日;她叫王珂,失踪于1995年12月27日;他叫余贵旭,5岁,失踪于2019年2月11日……每当这些信息被印刷到透明胶带上时,孩子们就多了一个统一的名字,包装胶带生产叫做“希望”。

“到目前为止,希望胶带已经经过3次革新,最开始是黑白色,之后是红色和蓝色,可以看到孩子的面庞,第三款也就是现在的绿色,印刷清晰,不仅能看到孩子脸上的每个细节,比如一颗痣,而且信息也更全面,失踪日期几号几点,地点具体是哪条路,身上穿了什么以及家长的电话等等,透明胶带定购底部还有一个二维码。”柴天晴介绍说,这些失踪儿童的信息主要从两个渠道获得。“包括‘宝贝回家’网站和中华儿慈会,也有人看到了胶带会联系我们,提供信息。”

在电商平台上售卖类似胶带的商户,不只有柴天晴,而价格定在2.9元的,只有柴天晴。“除了新疆、西藏等偏远地区,我们从浙江台州发货到全国各地,快递费是2.9元,所以我们就把它定成了一卷希望胶带的价格。”也就是说,这笔买卖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亏本的。“前期制作时,会有颜料、封箱胶带行情电费等成本,后期出库时需要花费人力去打包、运输。从刚开始试验到现在,几十万的投入肯定是有,资金周转不过来,贷款的情况也有。包装胶带代理还是那句话,我们不依靠它获利,也愿意承担风险。而且我们签的合同,如果这些胶带将来赚到钱,会当作慈善款捐出去。”

初衷虽好,包装胶带加工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支持,看到的人越多,质疑的声音就越大。“最生气的就是听到有人说这是‘吃人血馒头’,我回复他们说,我才19岁,能吃得下去吗?胶带只卖2.9元,本来就没有什么利润,凭什么骂我。”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现在柴天晴却不再理会。“骂我可以,不骂我们产品做得烂就行,日久见人心,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因为担心网友的攻击和质疑,透明胶带批发希望胶带从“诞生”以来一直很低调。柴天晴告诉记者,“不开心的时候就去翻翻店铺里买家的留言,有的是自己做网店,有的是开菜鸟驿站的。他们留下了很多鼓励的话,还有一些改进的建议,让我重新充满动力。”

从商之初,“正义且浪漫”是柴天晴给自己设定的方向。“虽然商人的目标是赚钱,但我希望自己不要‘走火入魔’,制作希望胶带也是时刻提醒自己保持初心。”

受多种因素影响,这个“00后”少年16岁就出去闯荡“江湖”。“当过保安,卖过鞋油,去电子厂打工,还干过销售。”或许有那么一瞬间,柴天晴也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回不了家的孩子”,他说,“在社会上历练的时候我留意到这些失踪儿童的信息,还了解到其他国家有一些关于寻亲胶带的项目,就想在国内也尝试一下,毕竟当时好像没多少人在做这件事。”

2019年,一个夏天的傍晚,包装胶带厂商他和朋友找到了亮哥,也就是目前公司的董事长阮军亮,谈起了制作希望胶带的想法,大家一拍即合。“因为亮哥之前就是做胶带生意的,我提出这个想法以后,他非常支持,后来我们大家一起研究学习技术层面的东西,尽力做到最好。”

关于希望胶带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柴天晴心里其实没有底,“只能说值得期待,因为的确有人看到后联系我们,说这个孩子就是他们村里的,一开始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坦言,哪怕没有人购买,如果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信息,希望胶带就会一直制作下去。“未来,等到疫情过去了,或者我们厂里总体的收益再好一些,以1元的价格销售也是可以的,只愿迷路的孩子早日回家。”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音像制品出版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网络视听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分享到:0 用手机看
包装胶带生产包装胶带厂商人间丨当一个“00后”商人把“希望”印刷在透明胶带上

拍下二维码,信息随身看

试试用手机扫一扫,
在你手机上继续观看此页面。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