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百耐胶带厂

20年胶带制品专业制造商
中国行业十佳诚信企业、质量、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186-2920-9272

热点新闻

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热点新闻

封箱胶带批发4月封箱德云社三年甘苦喜剧人

发布时间:2022-04-24来源:西安百耐胶带厂

封箱胶带订制

距离德云社封箱的4月26日不到一周,岳云鹏、孟鹤堂、秦霄贤这几位人气演员先后宣布将缺席此次演出。

有两点值得一说,一是德云社的封箱时间居然在4月底,这已经是德云社第二年把封箱拖到了4月(去年是4月10日)。郭德纲把戏曲行业的“封箱”概念引入相声以来,此前的封箱演出都在农历新年之前。

二是多位主要演员缺席了演出。在德云社内部有句话是,无论多大的腕儿、无论多忙,有大型活动的时候大家都得回来。但三年沧桑,几位演员遗憾错过封箱的背后,是德云社面对行业环境加速转型的一个缩影。

这是演出行业甘苦自知的三年。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数据,预计至3月底全国取消或延期的场次约9000场。就在两个月前,位于北京前门外的刘老根大舞台宣告停业。

这也是喜剧行业飞速发展的三年,德云社、辽宁民间艺术团、开心麻花等国内头部喜剧团体,成为视频平台争抢的资源,并在内容领域全面扩张。《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成功,则打开了市场更多元的喜剧审美,也让更多喜剧人获得机会。

4月的这场封箱演出,已失去以往共庆佳节的节点意义,更多的是对品牌文化与喜剧内容的某种坚持。希望保留这种坚持的喜剧人,或许不只是德云社。

李诞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开头曾提到,原本2020年笑果文化国内、海外巡演票已经全部售罄。此前的2019年,《脱口秀大会》第二季成功出圈,推出了除思文、呼兰、杨笠等一大批旗下艺人;线下,笑果文化这一年在全国举办了近1500场脱口秀演出,覆盖超10万观众。

在笑果原本的计划里,2020年是走向海外的关键之年,原计划演出将超过1000场、千人巡演近100场,海外演出包括参加墨尔本喜剧节以及纽约站等等。

某种程度上,笑果出海的底气来源于此前德云社的成功。2011年10月悉尼的疯狂一夜后,德云社的海外攻略愈发笃定;2019年,以郭德纲从艺30周年为主题的全球巡演开展得如火如荼,5月11日开幕同时覆盖了全国六大城市,整个海外巡演计划持续了五个月。

郭德纲后来在相声里也调侃过,2020年本来也安排了海外巡演,封箱胶带批发他考虑到上年的业务量过大表示“今年休息休息”,多在国内演出,却没想到休息了那么久。这一年,德云社恢复演出的时间是9月12日。

三年间,无论德云社还是笑果文化,海外巡演的战略布局已经无从谈起。而国内演出的不确定性,则不只是德云社和笑果文化的问题。

去年11月,演出行业已经逐渐适应防疫常态化环境。彼时开心麻花演出事业中心营销总监张铎曾告诉犀牛君,开心麻花这年上演新戏超过20部,但受个别时段疫情复发影响,原本12个月完成的事,具体到各剧场就需要压缩到10个月。

在应对防疫环境这件事上,演出方小有小的烦恼,大有大的难处。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中,能看到一般喜剧人普遍存在的演出难问题,演员张祐维坦言“一度想要放弃做喜剧”。

对于德云社、笑果文化、开心麻花们,组织内容和恢复演出的能力更强,但运营一个大的团体也要背负更高的日常成本。

演员成本只是一部分,旗下的直营剧场更是吞金大户,德云社2020年在全国已经有9家小剧场,仅北京就有六处;而截至这年底,开心麻花在全国的直营剧场达17家。

进入2022年,演出的防疫管控已经下放到具体管辖地区。开年后,北京德云社再度经历两个月的停演,北京刘老根大舞台被发现贴上了“停业”告示。而上海这个国内最大的线月以来已经全面按下暂停键,此前仅笑果文化在上海月均演出就超过50场。

“时代在变,你就得跟着变,不变就容易被时代给碾死了。”2020年12月,郭德纲在抖音的龙字科招生启动的直播中如是说。为了这次独家合作,他第一次注册了官方短视频账号。

“变”的首先是郭德纲自己,在此前两年,他对于德云社学员在抖音、快手传播内容始终是持负面态度的。郭德纲曾在《金牌喜剧班》期间解释,这是因为专业演员“不能跟观众抢平台”。

但环境“半点不由人”。2020年2月,笑果文化的李诞等在快手上推出了直播喜剧秀《诞愿人长久》;2个月后,在抖音“喜剧场”企划中,封箱胶带批发德云社作为主要喜剧厂牌之一亮相。

这种变化或许基于几方面的考虑。首先是喜剧人在短视频平台的超高国民度,已经让相关团体无法忽视,岳云鹏就在快手长期位居艺人热度榜前五;其次是在长、短视频平台普遍谋求打通分众市场的内容增长点时,对喜剧内容的渴求形成了新的市场风向。

从前者来说,不只是德云社,辽宁民间艺术团的演员如宋晓峰、唐鉴军等都已成为快手的千万粉红人,2021年宋小宝带导演处女作《发财日记》登陆快手,首支视频播放量破5000万。

而对于曾谨慎对待短视频的郭德纲、赵本山等掌舵人,对这部分资源的态度已是“堵不如疏”,将短视频作为公司的内容渠道之一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虽然郭德纲自己的短视频更新不算积极,但一众弟子却已经通过抖音建立了新人设,高峰调侃搭档栾云平是“网红”已经成了固定的段子。2021年元宵节,封箱胶带定做辽宁民间艺术团更是全员出动,在快手做了一场长达两小时的演出直播。

而对于长视频平台,有太多依据可以证明喜剧团体持续上升的价值:2020年《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获得了空前的热度,郭麒麟对《庆余年》《赘婿》的个人提振作用,《乡村爱情》系列的长期价值、以及上线优酷后仍保持了极高热度……

这让各家对喜剧人资源的争夺进入白热化。截至目前,德云社、开心麻花、辽宁民间艺术团先后推出了团综;而相比优酷+辽宁民间艺术团、腾讯视频+笑果文化的合作关系,德云社和开心麻花与平台端的合作则是全面开花,涉及剧集、综艺、短剧、情景喜剧等多个门类。

米未传媒去年底的爆款项目《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则将视角转向更广泛的腰部及以下喜剧人,这延续了各平台在《认真的嘎嘎们》《金牌喜剧班》的喜剧人培养方向,又通过引入喜剧编剧群体强调了内容价值。

演出行业客观环境的变化,与线上平台内容需求相遇,形成了从2020年以来喜剧人生存的线上新空间。当阎鹤祥在《吐槽大会》一鸣惊人,《麻花局中局》这档衍生综艺凭借艺人魅力热度爆表,观众们对于这些喜剧人的认知已经达到了新的高度,也在给行业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

除了开发线上热度,封箱胶带制作喜剧团体也在尝试更多线下演出空间的可能性。这与演出行业的整体发力方向是一致的,“新空间”成为去年以来的关键词。

比如笑果文化去年9月在上海5家购物中心开出“有笑果”零售快闪店,探索对“零售+体验”新商业空间;开心麻花旗下的音乐戏剧潮吧Stage One也在北京开业,此前还有在剧场空间开发剧本杀项目的计划。

在这背后,是大众对喜剧厂牌认知持续提升的新价值。这方面的直接表现是天猫、京东等电商巨头纷纷押注脱口秀营销,去年以来的《双11点淘省心大会》《京东脱口秀大会》等演出,以定制化内容帮助平台方触达更多年轻群体。

“贵圈今年要爆发了。”《脱口秀大会》第四季上,领笑员罗永浩对李诞耳语道。

这种“爆发”的背后,是喜剧团体既被动又主动地拥抱互联网时代,催生出的一种新行业环境。而在急剧变化的环境下,行业的长期发展正面对着一系列伴生问题。

此次封箱中德云社几位主要演员的缺席,其实就表现为德云社等团体对经营思路的调整,将发展重心从线下演出进一步转向多元化,是无奈也是必然。而这带来的影响或许在于,线下演出从人员到内容,能否继续保持观众的预期。

目前德云社除了高峰、孔云龙还在坚持小剧场演出,《德云斗笑社》的一众嘉宾们已经非常少见。去年的跨年演出上,郭麒麟开玩笑称“我都快不会说相声了”,这个“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职业,在疏离舞台的情况下保持业务能力确实难度很大。

同时,头部喜剧团体的演出票价却一路走高。呼兰在《脱口秀大会》上直言演出的黄牛票价连自己都买不起;《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合作方单立人喜剧,在北京一票难求,周奇墨、小鹿的个人专场票价最高达800元;近期郭德纲、于谦等德云社班底出演的话剧《窝头会馆》,票价最高达1680元。

郭德纲常言“艺是演员的能耐,术是要把能耐卖出去”,在头部喜剧团体解决了生存问题后,如何保证“有艺有术”,成为平衡线下演出阵地与线上发力方向的新课题。

在这场行业环境与内容需求混合造就的风潮里,更多喜剧人正在追赶潮水方向。截至2021年底,上海脱口秀团体超过130家,二、三线城市的脱口秀演出也全面铺开。德云社、笑果文化们、开心麻花们吃到了红利,也承担着探路的责任。

“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郭德纲这句说了二十年的话,在全新的行业环境下,或许更需要喜剧人们用来自省。

分享到:0 用手机看
封箱胶带批发4月封箱德云社三年甘苦喜剧人

拍下二维码,信息随身看

试试用手机扫一扫,
在你手机上继续观看此页面。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